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郑王冢  

2009-12-11 21:35:06|  分类: 我的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昌乐县经济开发区郑王村西北角有郑王冢,封土高数丈,占地百余平方米,冢上杂生柏榆槐杏梨枣等树木。村民自古视郑王冢为神明灵圣之地,加之附近居家自觉保护,顽皮孩子偷为攀援时也不敢大声喧哗。由于人迹罕至,便成为喜鹊、戴胜等一些鸟儿集散栖息的福地。多年来,外界一直纷扰不断,而郑王冢上却永葆静寂,真是世间别样一处风景。村人敬重郑王冢,从不贸然闯入其上,以免惊扰长眠者之梦。

有关郑王冢传说故事很多。然郑王冢为何人之墓葬,向无知之者。村人每于岁时进香祭扫,但呼“郑武爷”而已。“郑武爷”何许人也?

有人认为“郑武爷”即东周郑伯友之子掘突。

郑伯友为西周卿士,当时周幽王宠褒姒,以烽火为戏,失信于诸候。故西戎人攻入时唯有郑伯友奋力抵挡而战死。西周灭,太子宜臼即位称天王,即周平王,迁都洛阳称东周,郑伯友之子掘突继父位,仍做周朝卿士,称郑武公。昌乐自原始社会至商、周、两汉,文化遗址及古墓葬极多,尤以周为甚。县志所载达数十处,郑王冢以南至前于留村、前石埠村、后石埠村、尖庄村,各时期陶片随地可见,文化层极厚。一九八九年山东省考古队历时一年在此发掘系列文化遗址和墓葬,出土大量陶器、铜器等。但是郑武公之墓葬又如何会在齐国故地呢?

又有人说,隋唐有王世充称郑王,明代有下南洋之郑和称郑王。五代时的柴宗训,原封为梁王。周世宗于公元959年6月病死,他于同月甲午日继位,沿用周太祖年号“显德”。 柴宗训即位时,年仅7岁,由符太后临朝听政,范质、王溥等主持军国大事。他在位期间,以李重进兼淮南节度使,防备南唐;以韩通兼天平节度使,防守开封东北面;以赵匡胤兼归德军节度使,防守开封东面;以向训为西京(今河南省洛阳市)留守,防守开封西面。公元960年正月元旦,群臣正在朝贺柴宗训时,镇(今河北省正定县)、定(今河北省定县)两州忽然有人来报说,辽和北汉合兵南侵,范质便命令赵匡胤率领禁军北上抵御。禁军到达陈桥驿后,突然发动兵变,拥赵匡胤为帝。赵匡胤回师开封,建立宋朝,废黜柴宗训,降封他为郑王。不久,柴宗训被迁往房州(今河北省北房县)居住。史称柴宗训为恭帝。然而郑王冢是否是这些人的墓葬,因毫无根据,并不敢妄加揣测。

还有人认为,郑王冢是春秋、秦、汉抑或唐、宋间此地一位郑姓王爷排行第五者之墓葬。

而最普遍的一种传说是,郑武爷是汉代一位横刀立马的红脸将军。在战场上上他所向披靡,战功卓著。后来学作良弓藏,便隐居这里修炼道行。时值大战刚刚结束,鬼怪横行,郑武爷便扶弱救困、拿妖驱邪,声震四乡。明代初年这一代流行瘟疫,周围村庄里的多数人被夺去了生命,但我们村里的人们却安然无恙,那都是郑武爷显灵的保护之功呢。郑王冢西面的大沟,自明、清、民国以来,作为寿光、昌乐之间的官道,一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昌大公路建成。行客北来南往,都知道“过了郑王冢,就是牛角子(龙角村,古时土人发音不准,往往多讹误)”的熟语。传说很生动,说是那叫做“殃”的怪兽,长着三只角五条腿,张牙舞爪自寿光奔来,将要闯入我村西门。这时郑王爷出现了,大喝道:是何方妖孽敢来侵扰!怪兽一听,大骇,狼狈南去,窜进龙角庄北门里。于是那年从龙角村北门里开始“殃人”,一个数百口人的村庄,最后仅剩十一位生者……还有,老辈相传,清朝咸丰十一年,长毛(捻军)过境,昌乐、潍县等地很多百姓在兵荒马乱中罹难,而我村的人们躲到郑王冢所在的杏花村高地,依据围墙炮台,拒敌于村外。传说郑武爷当时显灵,他一手掣一铁碌碡,一手挥舞长柄大刀,一声怒吼,竟然喝退了前来围攻的长毛……不过这毕竟是神化了的故事吧。当时捻军过寿光、昌乐、潍县境,地方志多有记载。乡人称之曰“长毛反”。因捻军留长发,故呼其为“长毛”。当其时也,清廷大办团练,类似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的民兵组织。我小的时候,家中犹存一铁马叉,大约就是那时候爷爷的爷爷打仗时用的兵器。当时各村大多数都掘壕沟、筑围墙,坚壁清野,配合清军以抵御敌人。所以山东省的许多村落多环以壕沟围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大多数保存完好。吾村西北隅这段古围墙外,又有长毛坟,相传葬有捻军的两名战士。幼时尝闻有南蛮乘轿来此上坟添土焚纸叩拜者。小时候村里的一些长辈常常告诫曰:不可妄动此坟土,动则必得疯傻之疾。当年古围墙顶有炮台,自昌乐县东南马宋镇购来土炮置其上。土炮俗称“老母猪炮”或曰“辘轳头”,为当时颇具杀伤力的先进重武器。今村民齐某的祖母的老公公,当时之炮手。捻军来到围墙下的官道边,民团中青壮年皆迎以大刀马叉。老公公性急,突然开一炮。当场炸死捻军二人,炸伤多人。有一位捻军军官仰望围墙,以皖南土语惊呼曰:辘轳头!辘轳头!老公公初见捻军披头散发模样,复见其血肉横飞,复闻其外乡呕哑嘲哳之音,如活见鬼一样。大惧至于歪嘴,后中邪而死。捻军入村,杀合村鸡豚以食之。据我本族的一位太奶奶相传,她住的老屋,就是当年盖的新房,捻军驻入,充作食堂。相传捻军曾在此吃剩鸡头两瓦盆。村民们因此都知道,当时南蛮子有不吃鸡头的习惯。这就说明当时长毛曾经在我村驻留,并且杀食了村中的许多只鸡。

“长毛坟”,就是当年两位捻军战死葬身的坟冢,说明我村村民还是进行了有效的抵抗的,然而的确从没有听说我村有过什么伤亡。想来郑武爷的功劳也就在此了吧。而不少的邻村都有一些当时的村民为长毛杀害的传说,这样的故事甚至在县志里是历历可稽的。

郑王冢封土内至今尚见不少长约35公分的看上去十分久远的青砖,有人说那至少是东汉以前的东西呢。

冢于2002年冬被盗掘,盗墓贼盗走大量文物。据传其中有一青铜鼎,三足两耳,椭圆状,边沿因锈蚀严重而残缺,此物因品相欠佳不值钱被盗墓贼暂时搁放一边,所以被人看见。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