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寿光一令  

2009-12-30 21:40:00|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洛尧者,临沂人,家富田宅,或曰与张天佐(寿光县官家庄人,时任昌乐县长,后任国民党保安八师师长,1948年潍县战役中为许世友部击毙)同窗,民国时捐任寿光县长。今人有言其不通文墨者,亦有言其善书法者,在此不作考稽。且言其任内累累搞笑,流传民间甚广。兹撷取一二,诸君视之,可年少十载否?

   初临寿邑,慈氏颇有兴致,一日倒骑毛驴微服私访至县城南门。有门卫喝曰:来者何人,将往何处?答曰:布衣慈姓,北来南去耳。门卫不知乃是县令莅至,又见其骑驴面北遮颜不敬,大恚,枪托戳之。慈滚落驴背。巧逢县府一小吏路遇,骇而扶之,恭且敬焉。门卫方知已惊大驾,辄颤栗曰:有眼无珠罪该万死。孰知县令摇手叹曰:不知者不为怪也!噫!宽人如是,斯文如是,诚亦佳令哉!

   慈出行,每遇不测,辄令护兵曰“瓮形!”。瓮形者,命卫士环绕之如瓮,掩护保卫之意也。故时间一久,“瓮形”竟成慈氏之口头禅。

   因躲避日寇,慈尝移衙乡间一农家东屋。令虽阙才然于民瘼颇为关心。某日手下抓一偷鸡蟊贼。大喜,命升堂曰:本县慈洛尧,人称‘疵了毛’,疵了毛就疵了毛!莫看此是小东屋。小东屋即是县大堂,县大堂即是小东屋。大胆蟊贼所作所为从实招来!”偷鸡贼仰首观之,见大老爷如此搞笑,心中窃喜,对曰:小人周七,嘴馋好吃,遂去捉鸡……不意别人捉我来此!  

   当此时也,手下又抓一偷牛贼至。因牛大于鸡,慈氏遽先审偷牛贼。偷鸡贼且置之不理。复白之如旧,斥曰:偷牛却是为何?偷牛贼乃一刁民,转睛生计,对曰:回老爷,我家病卧八旬老母,甚念牛肉之味美。家贫无钱亦无牛,见牛有拴之门外者,欲割其股上肉,又畏牛哞人知,遂牵牛归,本欲割肉复送牛回,孰知尚未举刃,为人所捉矣。可怜老母无食其肉哉!言罢泪下满襟矣。

   慈是傻儿,然乃孝子,平日最恨不孝之人,更恨好吃懒做之徒。遂拍案判曰:尔偷牛贼大孝子也!只是耕牛不可股上割肉,伤股之牛如何耕种?本县与钱两吊,尔可归而割肉孝敬老母也。释之。偷牛贼大喜。

   偷鸡贼窃思:偷牛大案竟无罪,我偷一鸡,复有何虑!……孰想慈氏转而斥之曰:本县更爱食鸡,尚不敢偷。尔竟胆大妄为偷鸡食之?来人,拉出枪毙!可怜偷鸡贼一命呜呼。

   日寇将至山东时,慈氏开会至济南。携一铁笼,内养二猿猴,欲献媚于省主席韩复榘,冀得赏识。及登门,见韩氏,则躬身曰:主席操劳齐鲁,亦应注意张弛之道。今下官谨献猿猴两只,可作主席玩物也。韩面遽变,曰:国难当头,本主席讵得有此雅兴!”孰知慈氏尚不知趣,又曰:尝知主席好玩猴儿。吾送来矣,岂不闻既来则安之理乎?韩是时,啼笑皆非,曰:既如此,姑存珍珠泉可也!慈方放心落座。韩问慈曰:慈,近来寿光治安如何?”慈起立曰:尚好,尚好,有公安局长分管,可问之。又问寿光文教如何?复对曰:尚好,尚好,有文教科长分管,可问之。再问寿光战备如何?则对曰:尚好,尚好,有十五旅一团长分管,可问之。韩又曰:寿光盐场重地,务必管严……又对曰:那是,那是,盐政也自有人分管,可问之。凡四问而慈竟对以四分管,韩遂嘲讽曰:事事而不知,慈县真福矣!慈闻之,乃受宠若惊:主席如何知我小名耶?座上诸人遂无不捧腹矣。原因慈氏乳名曰“福”也。

   草包如是而摄篆一县,慈某止增笑耳。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