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下雨阴天读聊斋  

2009-07-13 16:17:26|  分类: 我的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雨,呆在家里很无聊,哪里有聊呢?一定是聊斋里有吧!于是就歪在床上,拿本《聊斋志异》随便翻翻了。此书真的太美,少年时代看的是白话本,只知道是一些谈鬼说狐的故事,其实不然,现在看来,它的空间实在是太广阔!

       蒲松龄先生能够把许多听来的故事写生动,乃是千古奇文笔。然而我总觉得它首先是志,是笔记,是民间历史事件的记录,有很多作品写法上酷似司马迁的史记;其次因为其中有一些篇章的确进行了浪漫主义的艺术加工,所以可以称之为小说。我的意思是,不能说《聊斋志异》里的作品都是小说。

对《聊斋》里的许多故事,包括一些鬼狐故事,我也是宁愿相信它们在生活中的真实性。就是说,当时的社会,真的发生过那样的事,而不是时人和先生的杜撰。因为当时蒲先生所处的社会环境的确就有着许多那样的故事不断产生着和流传着。这种情况甚至可以一直延续到现在。古时候民间的鬼狐故事特别多,我相信蒲先生不过只是记录了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而已。那么多的故事(当时应该叫做新闻)你能说全是人们编造出来的?比如说吧,那个时候说的狐狸这种动物特别多,而狐狸又是一种特别有灵性的动物,有灵性的动物时间长了会得“道业”。这难道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吗?小猫小狗时间长了还通人性呢!如果说狐狸可以真的获得道业,有这种本领,那么当时的社会就可以存在这些鬼狐的故事。之所以叫做“志异”,是因为当时的人们无法解释这样的事情,感到怪异,所以记载下来。现在的世界,尚有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这种谜那种谜。我们不理解不是错,然而却不能就因此否认这些事情的客观存在。因为现代社会人类活动的空前发展,导致了许许多多物种的稀有或者是消失。狐狸这种动物的命运就是如此。如今在地球的大多数地方,狐狸的影子都不见了,所以现在的社会也就再也产生不了有关它的许多的故事。人们以现在的眼光去看待过去发生的事必定是难以理解的。所以人们自然也就会忽视聊斋故事里的描写还有着它真实的一面。

蒲先生的成功,主要是得益于他的生活环境、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写作的兴趣,其次才是他写作的才华。因为生活是文学艺术创作的源泉,这几乎是永远不变的真理。蒲先生生活在山东淄川的农村,我的家乡潍坊地区与临淄接壤,有着和淄川这个地方十分相似的风俗民情。小时候听爷爷奶奶讲的鬼狐故事简直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爷爷奶奶们都不识字,他们当然是没有看过蒲先生的《聊斋志异》的。他们只是代代相传着从他们的爷爷奶奶那里听来的故事。当然其中也有很多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人生经历。这正是我认为那些鬼狐故事并不全是随便杜撰的原因。蒲先生从小生活在那样一个天地里,有着丰富生活的积累,也就有的是创作的素材。再加上后来在柳井的路边设摊奉茶,伺候着那些过往的路人,搜罗天下的奇闻异事。而这些生活的素材本身在贩夫走卒的口里就生动万分,到了蒲夫子这里,或信手拈来,或略加渲染,都会斐然成章,横生妙趣。试想,与蒲松龄同时代的王渔洋,如果生活经历与其相似,并且也对文字有着那样浓厚的兴趣,写一部王氏版本的《聊斋志异》应该是不会逊色于蒲先生的。因为王渔洋的才华和学识毕竟决不会在蒲先生之下。只是因为他或者是没有蒲先生那样的经历,或者是没有蒲先生那样对文学的痴情而已。蒲松龄不是天才,而是“地才”,他那个时代,具有他那样的文笔或者说比他水平高的人太多了。科举制度毕竟是基本公平的,类似于现代的高考。考上的毕竟是时代的精英。蒲先生没有中式,说明或者是他的努力还不够,或者是他的才学还不够,或者是他的命运还不够,就是这些。

蒲先生肯定也会抱怨仕途的不顺,命运的坎坷。但没考上就是没考上,社会并没有单单对他一个人不公平。因为我们前面说过,科举制度基本还是公平的。这种从隋唐时代开创的制度一直延续到明清两朝,为中国历代筛选了无数的社会精英分子。蒲松龄充其量只能算是从这个历史的大筛子里一不小心蹦落的一个豆粒。

是蒲先生生活的土地,是淄川农村厚重的乡村文化,给蒲先生这样一介百业无能的秀才开辟了一条成功的荆棘路。蒲先生手里握着羊毫,在科场里败下阵来,从此无缘于人间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在淄川的蒲家庄,他穷困潦倒,粗茶淡饭,却因为创作(更准确的说多是记录)当地的鬼狐故事而一举成名天下皆知。其辉煌的成功度和知名度远远超过了同时代的任何一名进士。我们今天如果随便去问一名中学生,他们都会知道世界短篇小说之王是蒲松龄,却绝少有人知道他那个时代的状元公姓甚名谁。蒲先生这叫做歪打正着,别人不为而我为之,借重偏师,出奇制胜。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以前有的人带着的浓浓的政治色彩,说蒲松龄借狐说妖抨击当时社会的黑暗,科举的腐败,我认为是错而又错的。蒲先生是凭着他浓厚的兴趣和对于生活的热爱去创作《聊斋志异》的,而决不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和抨击社会和科考的不公。打个比方说吧,我们今天参加高考的高中生考不上大学,你能有什么理由去抱怨社会的不公呢?考场上个别的作弊行为显然不会成为一个人不满社会攻击社会的原因。

今天的体会是,雨天和灯下,最适合看《聊斋志异》这样的书了。因为对一个现代人来说,这样的时刻,才有足够的闲心去安静地阅读,闲书是需要用闲心去阅读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