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密州盐司副使刘用  

2010-02-24 21:20:18|  分类: 历史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元时期,昌乐城北十里有村曰黄村。“黄村黍熟”即为古营陵八景之一。当时彰显青齐的北海刘氏望族即在此发祥。刘氏家族六世凡出达官显贵二十余人,刘用便是其中声名显赫的一位。

刘用,字行之,元朝至元年间官至中顺大夫礼部侍郎、上骑都尉,卒后追封彭城郡伯。

刘用的祖父在金朝时为沧州节度使,父亲刘信官至朝散大夫、河中府(因位于黄河中游得名,府治在今山西省永济县)同治,1232年金灭之后,刘信“于密州之西境为村居焉”,此即黄村之由来。所谓密州之西境,似是古人之笔误(密州似宜作潍州),抑或黄村当时确属密州境,未考。只知刘信居黄村时已经是58岁的老龄了,他在黄村避乱隐居,淡于仕进,雅尚玄教,尤喜与羽人游。但却始终没有忘记延师教子。刘信在“壬辰北渡”时,曾收留了一些因为战乱而流离道路的有学问的知识分子。这些人就成为教诲刘家子弟的私塾先生。可见刘家后来能够六代簪缨,和这位朝散大夫的重教课子是分不开的。他的五个儿子竟然都成为元朝权倾一方的重臣:长子润,益都将军千户;二子泉,将军万户府镇抚;三子泽,监昌乐酒税,授怀远将军;四子成,滕峄两州诸军奥鲁长官。五子即刘用。刘用小时侯聪颖好学,饱读儒书。长习文法,宽仁明敏,所至有能声。由宣课所令更议事提控案牍;中统元年,任山东行省议事;越明年,改授益都淄莱等路大都督总管府议事;寻迁历廉访知事;至元元年,充运司照磨官;二年,就外知事;不逾月,改济南、益都、淄莱三路奥鲁诸军知事;三年,升山东东路都转运使司经历;又明年,监益都路管课提举,次监提举淄莱等路课程事。迁擢之途惟由功取。至元七年,改授密州盐司副使。密州靠近海边,朝夕戒严。当时金朝刚刚灭亡不久,正是元朝与南宋南北对峙的战乱时期,在密州一带,经常有土匪出没。为了使密州成为百姓有所依托的万全之地,刘用多次向上司提出种种建议,尽力使当地的人民免受战乱之苦,受到当地人民的拥戴。

有一次,他率领弓兵亲行信阳等场(信阳场,时为密州五大盐场之一,在今胶南县大村镇),突遇一股土匪武装的袭击,众皆惊慌。刘用临乱不惊,说:“食禄报国吾之分也!又何惧为!“遂率众退敌,民得以安。他离任改授万户府时,官吏耆老攀援卧辙,填塞巷陌,相与泣送数里之遥。闻者也无不叹息感泣。而“五州丁壮府治耆老等数百人悉皆保留。继而御史台按察司、转运使司咸相保举”。后除东平盐司经历,以疾不果。至元十五年,委充催办益都等路监课官,其间有人以巡盐为名,敲诈勒索,鱼肉百姓,刘用微服私访了解到这些情况后,乃上言曰:“于今既设官盐,又设巡盐,人员于民未便”。尽请汰除。上司纳其言而革去之,密州百姓大受其赐。至元十七年,刘用任胶莱莒密四州盐司副使。他经画有方,克尽其职,爱民如子,廉洁奉公,每年过手巨额钱财却自奉清约,而属于他自己的奉禄则全部交与父兄,未尝自私。刘用偶有余暇则喜欢延儒生集僚友以讲论经史为娱。他学问满腹,谈古论今,深受人们敬佩。

刘用的夫人牟氏,是潍州望族大昌牟公之后,她性庄严,治家勤俭,教诸子、课童仆咸有节序。牟氏为刘用生下子男四人:曰世通,胶州仓使;曰世英,危山广利冶副使,故赠承务郎;曰世杰,官至奉顺大夫中书省右司员外郎,后出任奉直大夫汝宁府知府、兼管本府驻军奥鲁劝农事;曰平,未仕。

刘用的四个儿子中以三子刘世杰最为著名。刘世杰历任风宪御史管勾、南台监察御史、西台都事、内台都事、奉顺大夫中书省右司员外郎等职,与当时元朝的第一位状元、翰林待制、奉议大夫国史院编修官张起岩及侍读学士、亚中大夫、国子祭酒蔡文渊及奉议大夫监察御史杨喜、卫辉路知事徐登等相友善,刘家的许多碑刻便是出自其手。刘世杰端介有局量,遇事敢言,无所回挠,持法平允时正,利病知无不言,宰相深器重之。元仁宗时,浙西土豪沈明仁,创立白云宗,强占民田二万顷,纠集徒众十万人,蓄发娶妻,自有田宅,形成一个托名佛教的地主集团和邪教教团。于是中书省臣刘世杰上书奏参白云宗总摄沈明仁强夺民田二万顷,诳诱愚俗十万人,私赂近侍,妄受名爵,要求下旨黜免,严汰僧徒,追还民田。仁宗听了一一准奏,并诏沈明仁奸恶不法,饬有司逮鞫从严,毋得庇纵,违者同罪。此延佑六年 (1319)十月事。当时,刘世杰还将贪纵不法的泉州万户孙天有、福建运使朵儿别角绳之以法,当地百姓拍手称快。刘世杰还向丞相进言,丞相应当“上弼天子,下总百僚,行省不可置。”元朝当时著名的奸臣要束木伏法后,刘世杰认为其子黑驴也不宜担任江浙行省的左丞相,就上书裁罢了他,严厉地惩治了腐败官僚。

今天,黄村刘氏祖茔历经七百余年风风雨雨,当年数十通碑碣早已毁失殆尽。这座因规模之大、气势之宏、钦赐祭葬之多、名流碑刻之富而彰显齐鲁的六十四亩茔地如果还在的话,至少也应是省级文物保护地了。现在惟余“下马碑”(即刘用的墓碑)一方,还茕茕孑立于古黄村旧地,上镌“大元赠中顺大夫礼部侍郎刘公茔”一十四字,有人说那是刘用的同时代书法大家赵孟頫手书。它字字珠玑,典雅秀丽,似在无声地向人们诉说着这位曾经是密州盐司副使的刘用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