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捉妖  

2010-07-19 05:36:00|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胶莱河畔,有村曰董家老庄。其村广沟壑,丰水草,狐、獾诸物多栖之。一九四零年冬,村中有董姓夫妇,携一十八岁瘫痪盲妹,以毛驴一头、薄田数亩、北屋西屋数间,相依为命。

某夜三更,其圈内毛驴忽自出,拉空磨而转,嗡嗡有音。主人大诧,掌灯卸之。回屋方卧,复闻磨响。复起卸之,复闻之。如是反复无已。翌日揭视釜中餐,则驴粪满目,其臭难闻。主人骇异,村人则避之唯恐不及。遂跪求村中长者。长者三人觅得驻平度孙镇四纵队之政治部主任张戈。张戈亦且信且疑,命特务队长于东华夜探之。

于向胆大,不信,率两卒携枪入住董家西屋。三人围坐西屋磨盘,明烛其上。久坐无聊,乃出购热豆腐一盆置石磨上,欲取酒共饮,以解长夜之苦。方举杯,忽见梁上有鲜血滴盆中,红白相映,甚刺目。俄有凉风透窗而至,两卒大骇欲去。于壮言曰:“吾肴无味,何方仙家特来佐料?”辄举箸吞食,二卒亦略心安,从之。酒过三盅,见烛光渐暗,至于对面不能视五官。忽又大放异光,满屋通明如白昼。反复再三。此时三人心跳不已,乃持枪屏息以待之。

忽见有女子自梁上落,无头,身高尺许,红袄紫裤绿屐,踩石磨上,旋舞不止。三人遽失魂落魄,回营复命。

张戈拍案曰:“吾有人枪一万,倭寇尚不惧,何畏宅妖野鬼!”遂令特务队荷枪实弹,轮番值勤其家。其怪遂寂。

甫半月,特务队奉命撤离。董家遂复见其异。毛驴则半夜长鸣不止,餐具则三更飞落茅厕。遂去平度豹竹涧延孙道人为治。

孙自幼出家,谙武功,精剑术,晓阴阳,善拿邪驱鬼,人称老神仙。孙先围村而转,遍视坟茔荒塚、破庙古树、败院荒宅。曰:“人老病多,庄古妖多,此野狐鬼魅,吾进屋跺足,辄远遁耳。”方拔剑作法,但见门前一石平地飞起,悬空追之。孙大惊,跳跃挪转于院中,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矣。喘吁出门外,曰:“贫道无能,另请高明”,狼狈而走。

潍县穆村有王某,年三十余,祖传擒妖拿怪之技,于潍水两岸富声名。

那日王某应邀,系扎包,背仆刀,披褡裢,独步径入董家。村人多有立墙外观望者,胆大者辄尾随其后。王抽刀划地,足踏其上,昂首对日,念念有词。令备板凳一根、订婚用红包袱一对、干草一捆。抽干草数十棵,以红包袱卷成两捆,将其一置凳上,于院内挥刀念咒。忽一刀劈下,包袱斩断,干草内鲜血滴落。血刃立地,大呼曰:“小妖已死!三日之中,村中必见黄鼠狼为吾腰斩。”围观者众,皆面面相觑,不敢大声语。

王复横刀进屋,曰:“真妖在此,待吾拿下!”自褡裢内取一小铜铡,将另一红包袱铡数段,塞灶口而焚之。忽闻榻上盲女大叫曰:“师傅饶命,吾知惧矣!”王斥曰:“念尔修行有时,且留命,后勿祸人,去矣!”乃熄火,曰:“已报平安。速为寻婆家,西向之,距吾愈近愈好。”

董家妖迹遂绝。不逾月,盲女嫁于石埠镇之晴埠村,其后生儿育女,亦一生无波。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