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田宅  

2010-08-02 17:47:13|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烳,字士行,号南村,清乾隆间居老潍县城南门大街,随父以收购废铜烂铁为生。

一日如诸城。有老妪手捧一物,言是伪元宝,愿廉价售之。烳视之灰满尘厚、暗淡无光,锡乎铅乎亦不能辨。遂以毎锭五百文购其十。临行,妪嘱曰:尔如卖出,吾尚有之,可复来。烳思之,即其铅亦可赚利倍之。既归,反复拭磨,乃见亮光。疑是真银,遂取其一之钱庄。钱庄掌柜以锉刀试之,心知纯银,又欺田烳不通银色,遂以九成银色兑其铜钱。复取一锭再至,掌柜曰:此元宝多年未用,可按纯银兑之。田烳不意拣此大漏,合家欢喜夜不能寐。

翌日早起,复去诸城。见老妪,言其铅,原价又购二十锭。后未及一月,如此数次往返潍县、诸城间,悉收老妪百余元宝于囊中。至此,田氏坐拥白银七八千两矣。

时潍城南门大街有当铺,因兄弟分爨欲转卖。田烳闻之,遣人往询。当铺主人笑其一破烂王耳,料亦无钱,睥睨曰:人或出价五千两,吾意在六千两。田氏子果要,四千两可与之!孰知未出三五日,田氏即以白银五百两定金复当铺。当铺主人一言既出,遂忍痛立契以成交。田烳以四千购六千,历数年经营,积累益丰,始剑指房地产。

先是,南门大街又有顺治进士曰胥琬者,一邑之巨富也。而其子嗜赌,尝以金银锉作雪花自房顶洒下以取乐,曰金雪银雪。又尝以一赌输却庄田数百亩。琬意其必不能守祖业,恐其身后困苦,乃重建祀室(祭祖之地),因神主楼(祖宗牌位)非随意移动者,遂将元宝数百锭藏于神主楼下。临终嘱曰:尔穷困无路时,可卖神主楼!不数年,琬子果挥霍一空,思先父遗言,大笑曰:谁人犯傻买我胥氏神主楼!遂将住房连同神主楼俱售与田氏,自己且居树洞去。此事恰好应验积金以遗子孙,子孙未必能守之理。田烳既得胥宅,必欲修缮一新。胥氏神主楼本胥氏传家宝,而于田氏实乃不值一文最无用之物,必先抛之而毁之。因发胥氏之白镪。此后田氏几尽购南门大街鳞次栉比之美宅华屋,此地因之改称田宅街。田烳有子十三人,各在沂水、诸城等地开设当铺一处。后十三子于田宅街各分居一大宅门,遂有田宅十三门屹立于潍城数百年之景观。

       田烳晚年,捐一刑部主事职,筑绿萝山庄于城西,暇时携妻妾婢女宴饮其中,灯红酒绿,享尽人间富贵。一日乐极,仰天抚掌啸傲曰:吾田某本一介穷人子,能有今日神仙之福,虽南面王而不易也!言讫,忽有大黄蜂飞至,蛰其颊,大叫,肿痛难忍,中毒而卒。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