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穿越三百年的寻亲之旅  

2011-02-17 21:06:07|  分类: 我的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族叔决定去完成一次在我们看来十分有意义的寻亲之旅,这是在我们内心酝酿数年的夙愿。——我们要去寻访一位距离我们五十里之外、三百年前的一个叫做朱维的寿光人。

    车子在宽阔、平直的羊田路上快速地奔驰。我们的心也在默默地祈祷:列祖列宗们,保佑我们这次的寻访如愿以偿啊!

    您会以为我是在说瞎话,或者是神经病。寻访三百年前的一个人?要穿越时空啊?然而我郑重其事地告诉您:是的。且听我慢慢讲来——

    大清乾隆年间,我们刘家的十八世祖刘纯,少习医术,是方圆数十里之内有名的中医,在邻近的寿光县田马街上开药铺,名曰“仁寿堂”。纯祖尚义好施,邻居韩姓家贫无室,他曾经慨助资斧为其完婚。此事见于邑乘。

    乾隆十九年,纯祖五十九岁。虽然那时已娶杨氏多年,却依然没有生下一个男丁来。孔子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纯祖的父亲荣环祖决心让儿子再娶一妾,以延续刘家的香火。

    纯祖长期在昌乐、寿光、青州、潍县一带行医,认识的人自然很多,所以有不少人来帮忙操办此事。

    恰好寿光县朱家堐村有一个叫做朱维的年轻人因为游手好闲,日子过得穷困,正打算卖媳妇以活命呢。知情的媒婆于是为纯祖毫不费力地撮合了这门亲事。

    那一天,刘家人赶了数辆大车去寿光迎娶新娘。

    新郎来到朱家堐村西朱家的庭院里,想先窥看一下屋子里的新娘是啥模样。透过窗棂,他看到的是待嫁的新娘两眼含泪,正在一边脱裤,一边和自己那位就要分手的丈夫说话呢。

    “朱维哥哥,您的裤子旧,穿不了多少时日了。换上俺这条新的吧。”新娘说。

    “这那成啊。那可是你的新嫁衣啊。”朱维说。

“您就换下吧!俺到了昌乐那边,可是有的是新衣裤。”

……

眼前的一幕,令纯祖唏嘘不已,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啊。他禁不住推门而入,来到朱维夫妻俩面前,说:“刚才你们俩的说话我听到了。你们夫妻的感情这么好,我怎么忍心拆离啊?这亲我也不娶了,给你们的聘金我也不要了。你们就用来做个本钱好好过日子吧!”纯祖说罢,回头便走。

朱氏夫妻慌忙追至庭中,拽住纯祖,叩头跪拜。从此纯祖成为朱氏夫妻二人的义父。

在后来的日子里,每逢岁时,朱维夫妻必来看望义父纯祖。

朱家堐位于潍县通往寿光的官道边。朱氏夫妻不忘纯祖的教诲,利用纯祖给予的钱两做本,开起一处停车驻马的客栈,名曰“朱刘店”,意谓朱氏、刘氏两家之店也。此名竟与刘家所在的昌乐县一个乡镇驻地的名字不谋而合,不约而同。

有一天,正赶上大风雪,一位赶着马车的广饶人,来至店内住宿。第二日清晨,忽然发现自己的马匹已经卧病不起了。无奈的广饶客人于是低价把马卖与老板朱维,然后转身而去,消失在茫茫的雪地里。朱维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此人。

朱维把马拴在一间碾棚里,悉心照料。谁想就在当天夜里,这匹母马竟然产下一双马驹来。原来,这马并没有真病,而是因为要生产了才走不动路的啊。

朱维大喜。这两件事对于原本饭也吃不上的朱家来说,真是好事成双,锦上添花啊,又不啻是天上掉下元宝来。这一天朱维曾去寒桥集找当地顶顶有名的先生“王半仙”算了一卦,道是:锄地得金。卦语曰:占者逢之喜气多。谋望求事皆如意,运转时来处处合。

从此,朱家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更加红火起来。

后来,朱维生子三人。为感念纯祖的活命之恩,他分别为自己的孩子取名曰:一德,一孝,一忠。并且常常告诫孩子们做人要讲仁义道德,要做到忠孝传家。

朱家后来的子子孙孙们,一直遵循朱维的遗嘱,年年来至寿光、昌乐两县交界的吾村西南隅的刘家老墓田为纯祖祭扫。一直到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夕,纯祖高大的坟冢下,还留下朱氏后人跪拜的印迹和焚化的纸灰。

再说纯祖,自寿光朱家堐退亲归来,复娶昌乐南部一位秦姓女子为妾,后来生子三人:相臣,汉臣,干臣。八十岁那年,纯祖在自己的“仁寿堂”厅内自题一联云:少年学医,中年通五方十剂;六旬无嗣,八十庆三子四孙。

也就是说,纯祖八十岁那年,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四个孙子。后来又有六个孙子先后出生。这样,在刘家的族谱上,纯祖一共就有十个孙子,可谓家大业大,人丁兴旺。稽之族谱,纯祖的这十个孙子分别是:百当,百成,百超,百朋,百泰,百和,百芳,百周,百英,百川。

纯祖的医术,也代代相传累之七世。并且代有行医的佳话流传于世,有的记载于地方县志中,如纯祖的曾孙刘立庸,亦为当时名医,事迹见于《昌乐县续志·五十三卷·方技传》:刘立庸,字理堂,先世曾祖纯,世为名医。仍不改于先人之道,更振家声。精通内外两科,每遇危症应手易危为安,闻名当世。如邑人赵兹荣,腹生鳖瘕已成形延数医屡治罔效,后请理堂诊治应手即愈。又如益都谭家坊陈凤仪,与弟凤梧家务不和,分炊居住,因之凤仪得气,蠱症屡医不效。复延理堂公至其家,诊悉即劝其兄弟和睦。席次吟诗讽之有“莫教紫荆啼黏树,如何雁影俱分飞”之句。陈氏兄弟闻之感悟和好如初。而凤仪病继之亦愈。以诗医奇疾古今所罕见,当时亦传为美谈……

纯祖自创的活血止痛膏膏药方,为其经验秘方之一,三百年来颇负盛名,曾被族人贡献发表于1958年8月的《山东医刊》杂志上。经验证明,此方对跌打损伤症无不有奏效奇功。今将该方介绍于下:乳香一钱三(炒去油)、没药一钱三(炒去油)、血竭一钱二、儿茶一钱五分、醋一斤(或干醋半斤),绿豆粉两二(炒微黄)。

纯祖曾经立下家训,其中有一条是:出一个丧元气的进士,不若出一个积阴德的平民。这一点,纯祖真是现身说法,他做得多么完美啊。纯祖的仁义善举和朱家的忠孝行为,写进了家谱,写进了县志。三百年间,一直在寿光昌乐两县的民间传为佳话,成为教化民众的榜样……

呵呵,扯远啦。我们的车子已经到了一个叫做朱家庄的地方。我们很快找到一个名叫朱有堂的人,是朱家庄的老支书。说明来意后,老支书说,这个他不懂。但是他很热心地帮我们找到村中两位最年长的老者,令人失望的是,两位老者也没听老被人讲述过此事。不过他们为我们提供了一条很有用的线索,寿光除了朱家庄,尚有一个朱家堐和一个朱家街。

我们恍然大悟。谢过几位老人,驱车直奔朱家堐。朱家堐是一个十分有特色的村子。村口立一村碑,大书三字曰“朱家堐”。根据碑阴记载,我们知道此村明朝隆庆二年立,始祖朱彪,奉诏由京师真定府枣强县迁入。我们又找到一个叫做朱成祥的老人,帮我们联系到老家是朱家堐、现居寿光二中的八十二岁的退休教师朱学礼先生。朱学礼先生有朱家的宗谱。他一页一页地帮我们翻阅,眼看就剩下最后几页了,还是没有见到朱维这个名字,我们几乎彻底失望了。忽然,我的眼前一亮:哈哈哈,找到了!朱维的名字赫然出现啦!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朱维是朱彪的十五代孙。但是不巧的是,朱维的这一支朱氏后裔,早已由朱家堐迁往西马庄了。我们又来到西马庄,我说出朱维几个后人的名字,问了几位在街上闲聊的人,竟无人知之。唉,线索又中断了。正在这时,走来一位年轻人,说他知道我们要找的人,他们家就住在离这儿二三里远的东边的阇黎院村。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原来,朱维的后代们自乾隆以来已经是三迁其居了。

阇黎院东临弥河,村名很蹊跷,原来有一个美丽的传说,顺便提一下吧。相传明代此村村东有一个寺院,寺里住着一个法号叫阇梨的高僧,寺院于是就叫阇梨寺,后来演化为阇黎院。阇黎院附近还有一个村叫景明村,村内有寺曰景明寺。一个名叫吕蒙正的书生因家庭贫困,每逢和尚吃斋钟响,就到阇梨寺和景明寺赶斋。景明寺的和尚因他天天赶斋,非常不满,遂想出了一个主意,吃饭时不再敲钟,而是在饭后敲钟。等吕蒙正赶来时,和尚们对他说饭已吃过了,剩下的饭是准备敲钟喂狗的。吕蒙正受到羞辱后,就不再来景明寺赶斋。而阇梨寺的僧人从没有鄙视过吕蒙正,一如继往地供应着斋饭。后来吕蒙正发愤读书,考取状元,官至宰相,成为皇帝的重臣。一天,皇帝知道了吕蒙正赶斋的经历,就问吕蒙正说:“景明寺的和尚如此可恶,你想怎么惩罚他们?”吕蒙正是一个心胸宽阔的人,并不计较这些小事,随口答到:“罢了”。皇帝一听“耙了”,就派人将景明寺的和尚赶至现在羊口以南六里的地方,将和尚埋入地下,只露出脑袋,用平整土地的耙子耙了下来……这就是著名的“吕蒙正赶斋”的故事。

在阇黎院,我们很快找到了我们要找的朱爱军家。朱爱军不在家,他的媳妇带我们找到了他的大叔朱金泉,朱金泉竟然也有族谱。稽查之,果然和朱学礼老先生家的族谱是一致的,朱金泉正是朱家的二十代孙。我们于是重温那段美好的佳话,最后合影留念,依依惜别。

这一次寿光之行,我们找到了朱维,找到了朱维的后人,也找到了祖宗们为我们留下的一些闪烁着传统光辉的道德遗产,这很重要。我们把这个三百年前的真实故事重新进行了对接与延伸,于是又生发出新的愿望:在将来,朱、刘两家,一定还会有新的、好的故事发生……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