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拐李碑  

2011-03-07 18:55:13|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拐李碑

昔老潍县人有俗语云:大虞河,小虞河,过了朱刘是昌乐,再往西就摸不着。盖言潍城以西,依次为大、小虞河、朱刘、昌乐四地,再西向是何乡,则不甚明了矣。昌乐人则编歌曰:昌乐西,是尧沟。过了谭坊是青州。

尧沟镇在邑之西鄙,与青州市谭家坊镇相接,著名古迹有丹朱塚。族婶孟氏,尧沟人,讲一拐李碑故事,甚有妙趣,姑录于左:

大明万历间,尧沟街奉旨为关帝立庙。有衣衫褴褛之跛足翁拄拐杖,背葫芦,来古柳下,置一蒲团,坐而视之,不走。其身多疮疽,撮而食之,半咽半唾,脓血津津流颊间。蜣螂飞过,接以手揭抛翅甲于蒲团下,其肉啖之。大庙告竣,尧沟街唱大戏为关帝开光,翁始携蒲团离去。众见其置蒲团处皆栗壳,奇之。有后生闻其异,愿追随从师。道翁曰:不安居,从我一贫翁何为?答曰:无他,从师祗学蜣螂变栗一技,足矣!翁曰:既从我,念家乎?嫌脏乎?对曰:为学绝技,不计其余!

走一日,后生所念者,蜣螂变栗而已。曰:吾饥矣,如何果腹?翁不语,解带于道左,屙臭难闻,引蜣螂群至。曰:可捉而食之。后生遽掩鼻,恶心欲吐焉,遂不复言饥,从师前行。

越一峻岭,又遇河流。道人抛蒲团于河中,曰:小子先上蒲团过。后生暗思,如此过河,讵不溺亡?遽曰:师傅先过。翁大笑,瞬间已上蒲团,唱曰:要吃五谷得种田,想吃果子种果园,世人都想垂手得,天掉栗子是扯淡!学道不易得道难,经卷贤文诵千遍,怕苦嫌脏休学道,心诚寡欲才成仙!”飘飘而去。

后生恍然而悟,欲悔晚矣,扫兴而归。此事言于乡亲,方知翁乃铁拐李也。遂立碑其坐蒲团处,曰《跋褫爻子诗碑》,俗云“拐李碑”者。碑文曰:

    碑在益都尧沟关帝庙山门,仙笔也。庙建自前明万历四十二年甲寅。越三年丁已夏五月,有跛道人,衣兰缕多疮疽拄一拐,行市中。时撮身疽嚼之,半咽半唾,浓血津津流颊间。蜣螂飞过,接以手揭抛翅甲啖之,又或啖大尸虫盈握而弃其余,市人皆觳为秽,屡逐之不去,盖不知其为仙人也。日有乘凉山门卧者,朦胧见道人入,醒,恐作践,急寻之不得。见马殿壁书字径数寸,旧未有也。呼众往视并觅道人所在,而道人竞杳。惟焦头秫茎委壁下,盖所用书。寻视向所唾弃,则又皆核桃栗壳豆粉等物。始悟壁字道人书,而知其为仙人也。壁诗颂帝君,第七句遗一贤字,旁添注字,款褫爻子,字大小七十一,笔阵夭娇,有龙跳虎跃之状。拟临之不果。迨我朝康熙四十四年乙酉八十有九年矣。殿瓦漏雨,壁泥皆脱惟字处岌岌仅存。处士王惠卿及安掘石先生临之,初再不肖,三则姿态神骨逼真,有如仙人新脱笔者,临毕而壁字全脱矣。购一石甚坚,中隐铜核,磨之鉴毫发,亦能远照。刻工孟湘镌时如刀截,肪铜处亦然,崇朝而已竣,如有神助,及刻立石年月字,则坚不可入矣。碑立多拓者,青莱道某公,见所拓照皇明字,以为今忌,而不知其为万历时笔也,檄县涂之。县使典史,典史某公抚碑不忍塗,权以蜡塞明字,而后之拓者则终剔去。碑字至今完好,典史某力也,或曰某庙壁有字极工谓神,后知为某书,今之碑亦此类耳。不然岂仙笔有落字旁注乎。愚按万历末政乱,贤士大夫以褫服徉狂遁者,天下多有款褫爻子,又独遗贤寄意,亦未可知,然观道人幻迹与临刻之异,其为仙人无疑。仙人李景元出神时,尸被虎践,后借尸跛,正拄一铁拐,故号铁拐李褫爻子,倘其人欤。

诗碑第六句首字不可辨识,谛审之后,右额简字,右即论语泰伯篇毅字。上一字合之书无其文,考音毅同。上从辛,取刚意,豕怒毛竖也,隶作毅,六书正伪从辛豕会,故借为刚毅字,有果决意,义诗或以审君任重道远,两义兼之,故字化二为一,亦拆一为二,作两读,与仙笔神化,因与人以难测,姑志之以俟。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