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黑老鸹  

2013-03-30 08:43:54|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老鸹,幼时里中一地主寡妇也。据说曾富婆,然时过境迁,富贵俱往矣。家居圩子墙下一旧瓦屋中,舍后有闲园数亩,榆、槐、杨、柳、柘、桑、楮、枣诸杂树生长其中。梨枣尚青涩时,顽童辄攀援偷摘食之。黑老鸹颇古怪吝啬,必以拐杖点地,尖声诟詈,犹不能止之,遂创新一法:以厕中屙臭抹树上。顽童遂掩鼻远去。

园中有大杜梨树,树上有大鹊巢。风吹雨打,鹊已弃之。有黑吻黄鼠狼老幼数口迁来,以为家。黑老鸹颇不喜此类,亦常呵斥有声,不去。遂以看家绝招涂屙对之。翌日,黑老鸹中邪,衣裤涂屙,臭不可闻,手舞足蹈,叫嚣乎街头曰:“尚吝啬否?尚抹臭否?”众人来,仰望大杜梨树枝杈间,黄鼠狼已渺。视庭下,磨豆腐之石磨盘亦忽不见。寻之,仆于西门外大路边已矣。

或曰黑老鸹得罪黄家,黄家乃以搬运之术戏之耳。

黑老鸹已逝去多年,石磨盘至今犹在焉。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