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天衣  

2014-11-22 17:39:38|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有桑蚕、樗蚕,然圣贤之地物产与他乡迥别,独闻尧沟有松蚕。

益都东鄙萧家庄,昔有一人名萧七,最贫,五口之家,啖红粥,居土屋。萧打短工,妻操浣补。大女出阁已嫁本村,三女犹年幼,惟二女方二八年少,韶秀甚矣。遐迩少年,睨其掠发一笑,辄心旌摇摇而凝目不瞬,足生根而不能移矣。是年,经亲戚撮合,嫁与马宋富室赵禄之傻儿。——所谓郎财女貌之配也。

逾年,萧七思女,东借西取,凑得白面十余斤,蒸些馒头,装入柳条箢篼,上覆一白毛巾,挎在臂上,走亲家去。

益都到马宋,要经尧沟。萧七过了尧沟竹子林,即是松树岸。此地沿河植松数十亩,树大有三人不能合抱者。林中道路,依地形之凹凸、树木之稀疏,因行人随便走成,曲曲弯弯,分分合合,宽窄不一,曰八叉鸳鸯道。行旅经此,常见有走石飞沙,怪人出没。萧七到此,天方蒙蒙亮。一想至松林鬼怪传说,便胆怯三分。再思自己不过一穷汉,身无半文,祗有馒头,倘遇贼人,吃就给他,有何畏惧也。至马宋八、九十里路,赶紧走。萧七如此自言自语,自壮其胆。至林中深处,果闻呜呜有声。萧七毕竟骇惧,遂止住脚步,一腚坐下。细聆之,却是刷刷作响,非呜呜也。再细看树上,有蚕白亮不计其数,方吞咽松针正急——原来遇着松蚕了。萧七方惊异,林间三五黄鹰飞来,见白蚕无数,遂啄食之。萧七固心善,不忍松蚕遭其强食,乃随手拾一石子,掷向黄鹰,黄鹰受惊拍翼远去。

萧七心中稍安,不再忐忑,一身轻松,出了松林,大步流星,直奔马宋。

到得马宋,天已过晌,男亲家赵禄出迎之,握手称兄,甚是热情。女亲家则势利眼,看萧七鹑衣鹄面,私谓其夫曰:“何处来的叫花子?汝拉其手不嫌脏臭?”萧七见亲家母,忙上前握手,孰想亲家母缩手而去,吩咐儿媳做饭,曰:“你爹那邋遢样,也不怕招虱子,来做啥?也不早打招呼! 昨晚锅里炖肉还有,多挖一碗与食之!”儿媳性情安静,固非凶悍泼妇,闻婆婆出言不逊,亦不敢反驳半句,暗暗落泪而已。饭毕,亲家母也不留客多住,谓萧七曰:“宅后有猪,方未喂食,馒头就留下。再来时,洗洗衣服,吾家犬最凶!”再让儿媳拿白面馒头给萧七装满箢篼,曰:“你看俺家馒头多白!”。赵禄则曰:“明年四月初五,我过生日,亲家勿忘再来。”依依而别。

萧七归来,又走至松树林,看天已是黄昏。心里犹念那些松蚕,已经不复胆惧。至来时打鹰处,见一女子,着白衣白裤,容华绝代。萧七自分:俗语说男着皂,女穿孝。果然好看。此女美貌若是,必非妖鬼,仙姬无疑。女子走近,竟对萧七揖谢曰:“谢恩人!”萧七懵然,曰:“娘子必是仙人,谢我却是何故?”女子曰:“恭候先生久矣。实以告之:吾,蚕神也。今日一早,蒙君投石去恶鹰,救吾蚕子蚕孙。今无所奉送,留些蚕茧,丝织可作白褂一件,结束在身谁复笑尔贫哉。”言讫不见。萧七方疑惑,低头视脚下,白花花亮闪闪一片蚕茧。遂跪地拜谢蚕神。又脱下长裤,把蚕茧装满。左挎箢篼右携蚕茧,趁着天黑,回到家中。

萧七回家,抽丝织绸。说来亦奇。白绸织成,天色已晚。萧七老俩放下活计,便去睡觉,思量翌日做衣。孰料早晨醒来,却见那白绸早已做成一白褂。老俩吃惊之余,知是神仙所为,对天叩谢而已。忆得亲家母嫌其衣衫褴褛事,遂不舍得穿,藏之箱底,以备明年出门走亲之需也。

却说萧七老伴偶见几根银丝掉在地上,沾了柴灰汤水,遂拿来笤帚,与一些细碎柴草一并扫于灶前。又取出火镰火石,打火烧之。孰料蚕丝遇火,祗见满屋瞬间白亮一片,光彩夺目。俄而火灭,蚕丝依然完好如初。疾呼萧七。萧七忽忆蚕神之言,恍然更知其宝。遂取出白褂,再作验视。抱柴燃火,将白褂蒙火苗上。果然又见光辉满室。柴火移时而灭。白褂崭新如初,丝毫无损。萧七暗喜:有此宝物,再去马宋有脸矣。复藏好白褂,嘱妻不须对外声张有此宝衣。

转眼又是一年,女儿公公生日已到。萧七早早起床,不动不惊过了黑松林。天刚下过一场大雨,路面形成不少水湾,牛马尿溺其中,甚是浑黄污秽。迎面一辆马车疾驰而过,溅了萧七一身泥水。萧七方欲发作,马车早已远去。遂无可奈何继续赶路。来到马宋。女儿公公身着新衣,满面春风,早在门外等候已久。见亲家来,知其一向邋遢,也不在乎其衣裤不洁。两人携手而进,将其让与上房上座。女亲家方张罗待客,早知萧来,佯装不知,亦不见,却去厨房中谓儿媳曰:“你爹又来矣,似老马猴一般。今日虽然穿了一白褂,奈何沾黑泛黄,甚是污秽。”儿媳忍气吞声不提。

赵家此日自然高朋满座。菜过五味,酒过三巡,赵禄介绍宾客,言今日高兴,亲家也来矣。众人目光遂俱投萧七。却见萧七身着白褂,胡子拉碴,方大口吃肉、大碗饮酒。俄而耸肩缩背,自怀中扪虱而咬食之。原来萧七亦擅忽悠,来时早备黑芝麻藏于衣内,其时佯作身痒而捉虱也。女亲家暗忖:此人身上竟有活物不成?脸面甚是难看。儿媳一旁早已察觉婆婆不快,低首啜泣。萧七看闺女黯然伤心,遂曰:“我女不必心伤,可去抱些豆秸来,我自有用。”言毕复大口吃肉。桌上众客见之,纷纷离席,去他桌寻座吃饭。儿媳以父命难违,去屋外抱柴,放于桌前。客或自言曰:“此人何为?难道将欲火烧吾等!且看弄个啥景!”却见萧七取出火镰火石,打火点燃豆秸。又脱下白褂,覆火上。室内瞬间白亮夺目。众客呆若木鸡矣。萧七又自火中取出白褂,穿身上。白褂崭新如初,一尘不染,丝毫无损。众人皆离座来看,惊讶绝倒。萧七曰:“亲家母,如此衣服您家有无?”亲家母早已失魂落魄,恨不寻得一地缝钻入。客中有一贡生,戴一水晶眼镜,见识最广,亦来细视萧七白褂,见此衣浑然一体,并无一针一线缝缀连补,大骇曰:“真无缝之天衣也,非针线所能为者。五代时牛峤《灵怪录》尝记之。王母玉帝诸神方有此衣,必天蚕食千年松叶,作茧巢丝方可织成。故天蚕又曰松蚕。天上织女制绸作缎,即用天蚕茧丝。”

众人听罢,皆跪拜萧七,奉若神明矣。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