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孤山琐记  

2016-10-12 14:05:00|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孤山琐记

刘其安

孤山爷

耄耋乡媪言:犹记儿时所见寿光人岁岁迎孤山爷李朴归家谢雨事。前有探马早报,高呼孤山爷到,所过村庄辄伺候茶水,洒扫以待。及至,浩浩荡荡,声势颇壮。孤山爷木像端坐轿上,护卫者手执马叉,隔空你抛我接,煞是热闹。又言故老相传,李朴幼时,与村中诸儿游戏野外,名曰“坐朝廷”。一儿端坐高处,面南背北,他人跪拜之,山呼万岁。一呼,儿辄滚落而下。——非龙子龙孙,讵能消受此等大拜?再换他儿,亦无不如是滚落之。及李朴,竟稳坐其上,凡三呼而岿然不动,俨然真天子也。群儿遂唯其马首是瞻,奉为王。

李朴,《昌乐县志》记以李坡。以朴坡同音而讹传之也。据寿光《弥北李氏家谱》,朴确有其人。东北上口村元初怀远大将军李铉雕龙碑记:“夫李氏之先,盖出于唐顺宗皇帝第十六子福王绾之裔,家居太原。经五代之乱,谱牒散失,不知几昭穆矣。远祖嘉佑中,有官于寿光者,因家焉。”又北上口村《清咸丰戊午谱序》:“念我李氏,代有闻人。在宋,朴祖居官勤慎,因有功德于民,殁后宋帝封为孤山神,敕授广陵侯。”北上口村清代李氏家堂尝有题联曰:“陇西望族天水府,北海名流孤山神。”即言李朴族望陇西及孤山封神事。是村西又曾有“镇武庙”,又名李朴神庙、孤山神庙、朴祖庙,正中塑李朴神像,左右各塑卫士五,执兵而立。庙中楹联曰“爵封广灵位居仙,口口口口享封侯”。1943年为张景月拆除,砖木建作村中小学。

据此,李朴或为唐顺宗第十六子福王绾之八世孙。或以治水之功德,殁后宋帝封其为广灵侯,元加封为“浮泽广灵侯”。(元于钦《齐乘》:“宋封山神曰广灵侯……国朝至元十八年加封浮泽广灵侯。”)寿光、昌乐、潍县之民,则奉其为“孤山雨神”,建神庙于山顶,称孤山爷。每遇大旱,祷焉辄雨。

十里堡

十里堡村柴景东先生言:孤山夷齐祠前乃一四合院,西南隅有钟楼,内悬生铁大钟千斤有余,钟上铸“寿”字。祠阁下层为无梁建筑,上层双檩双梁。祠中东南隅有木梯通阁上,阁上铺木地板。祠东有厨房一间,祠西有屋三间,为龙神庙。庙前竖有数石碑,碑前有石潭,泉水荡漾。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山前数村民悍然拆毁祠宇,有三二人中邪而卒,未知其是否果报欤?山门内有大棋盘石,即孤山爷与方山爷对弈处也(故事另见敝文《吴家池子》)。若清理之,石应犹在。

民国时,山顶庙中尝住李弥部一连队,连长邵姓。士兵每来山下担水,与村民颇稔熟。今山上炮楼战壕遗迹犹依稀可见。

老龙窝(又名老龙洞,龙洞云开,旧昌乐八景之一)在孤山西南隅,洞通孤山阁之楼底,人或撒放活鸡于孤山爷塑像下之洞中,自老龙窝可移时而出。昔年山民祈雨,先遣三少女清扫老龙窝,众人复跪拜孤山爷,祈祷之,再抬山神塑像周游寿光等地,甚是隆重。时任昌乐县长张天佐亦来参与。至村西,辄与随从数十人下马脱靴,赤足登山。久旱不雨,骄阳似火,山石炙足,浑不顾也。民国县长,敬畏龙神若是。

孤山西坡又有地曰落轿地,约半亩,颇方正,旧时专为寿光县令逢三月三山会或祈雨日前来祭祀之落脚休息处。

附近又有地曰九间房,亦曰磨盘洞,负阴抱阳,冬暖夏凉,不知何人何年月所凿也,战乱时山民辄避难其中。又有地曰饭家峪,即敝文《柳秀才补遗》之蝗神来食之处也。

山阴又有地曰张家墓田,旧有七八百年老柏数十株,俱一人甚而三二人不能合抱者。余尝见其地之裸露墓穴,元葬也。

孤山仙人迹

清康熙时寿光安致远《青社遗闻》:“予家东去孤山三十里,山西麓有仙人迹。俚俗传,孤山神先在狱中,越狱而出。石上双迹,若踏泥之形。语虽不经,然亦足奇也。”

孤山仙人迹即土人云“仙人脚点”,余幼时犹在,然未尝亲见之也。2011年秋,昌乐传媒集团钟、李二君约余上山拍摄电视散文《孤山赋》,需有仙人迹之镜头。苦于神人足印早已毁于山民之开山取石。余方自叹息,经孤山西南之卧虎山,忽见巨石,上有图形竟酷似足印,且略合安静子所谓“踏泥之形”者。遽呼钟、李来看。二人亦曰颇像,移机而摄之,功以告成。咦!吾拍《孤山赋》,讵非山神来相助乎?岁月流逝,此事又过三载矣,不知彼巨石尚在否?

孤山松柏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毛先生乘火车自北京去青岛,至朱刘店站,南眺孤山,若有所思,随便问曰:“此为何山?”有陪同者答曰孤山。毛又曰:“童山濯濯,何不栽树?”甲午冬,余偕文友杰堂郄兄,造访孤山北麓大桥村,问此事于张宏祥先生,张曰:“彼时民贫,山上确无草木。使有之,亦割去为柴烧火矣!今之松柏,当植于1957年。”余以为孤山之植松柏也,或缘于毛此次闲谈。

孤山蛇精

乡人齐邦言:昔年吴家池子村吴某牧猪于孤山。遥见一小猪徘徊于山涧,不能归群。攀岩寻之,见巨蛇围如碗,方吐红舌向猪。吴某大惧,而蛇亦倏然去。

1962年,村中刘某乘火车之青岛,邻座一人,破帽遮颜,自车窗远眺孤山,曰:“此山之上一大蛇在焉,惜乎瘦甚,顶上珠欠佳,不欲取之也。”

李伯京言:其幼时,昌乐北关有老人曰毕奎,民国时旧警官也,共和国初在县京剧团唱老生花脸。老人一日游孤山,尝亲睹一南蛮捕蛇。捕蛇者手持一竹竿,其梢绑有竹哨,挥之辄有嗡嗡之音。移时,众蛇来聚。旁有竹笼,争先钻入,大小不一。南蛮益奋力,竹哨益响亮。俄见巨蟒来,其首大小若羊头,前身直立,向南蛮怒吐红舌。南蛮大骇,弃笼而遁。

土人皆传孤山存此老蛇,余自幼亦耳闻多矣。如今物换星移度几秋,孤山环境已不复旧貌,此物不知尚在否?

《柳秀才》补遗

蒲翁有文曰《柳秀才》,因其时访闻固不详也,今特以犬毛补其貂。

明季,蝗生青兖间。先是,浩浩汤汤,汹汹至昌乐,落孤山之阳一沟壑上下,草木顷刻食尽。邑侯于子仁,方山之神也,张天师之外甥。执剑向蝗神,曰:“胆大虫蝗,无食我黍!”蝗神知其雄壮,嗫嚅曰:“不食尔黍,我类食何?”邑侯大笑曰:“汝辈敢害吾稼,我必杀汝辈!今必欲食之,祗可食石头!”蝗神年高耳聋,误以食石头为“食沂州”,遂帅众往西南。

渐集于沂,沂令忧之。退卧署幕,梦一秀才来谒,峨冠绿衣,状貌修伟,自言御蝗有策。询之,答云:“明日西南道上,有妇跨硕腹牝驴子,蝗神也。哀之,可免。”令异之,治具出邑南。伺良久,果有妇高髻褐帔,独控老苍卫,缓蹇北度。即爇香,捧卮酒,迎拜道左,捉驴不令去。妇问:“大夫将何为?”令便哀求:“区区小治,幸悯脱蝗口。”妇曰:“可恨柳秀才饶舌,泄我密机!当即以其身受,不损禾稼可耳。”乃尽三卮,瞥不复见。后蝗来,飞蔽天日,竟不落禾田,尽集杨柳,过处柳叶都尽。方悟秀才柳神也。或云:“是宰官忧民所感。”诚然哉!

半截楼

孤山之阳有小村名曰半截楼。明末刘氏来此立村。村中有一传说,颇有趣味,姑记之。

清初,村中富室刘某家有娇女中邪,铁狸子附其身,百般折磨,必命为造仙人楼。刘氏诺之,选材命匠,择吉兴工。远村近邻,皆有前来帮工者。盖楼至半,刘某出门沽酒,欲自帮忙工匠中携一推车人同往。有搬砖小工黑衣黑面,身材粗短,毛遂自荐,愿跟随去山外。刘某视其人敦实力足,遂允之。归来半途,天将午,坐柳荫下小憩。刘某固宽厚,曰:“天热人乏,且在此尝酒小饮。”路边有小肆,二人买得小菜两碟,于肆内相对而坐,开坛品酌。黑衣人饮而甘之,倾怀尽酹。刘某欲止其浪饮,又恐其颠酒无赖笑己吝啬,不作声焉。其间,刘某出如厕,移时而回。黑衣人已酣醉,伏卧桌上。桌上酒坛倾倒,竟为之纵饮已尽。方骇惧,又见黑衣人之身,徐徐变化,现形为铁狸子。刘某遂绝倒。店中有三五客,一时奔去。唯有一人胆大,大呼“原来妖孽露形矣”,操凳而起,竟毙之。刘某复苏,店家劝慰之,遣人送信至其家。其子来迎,日暮而归。闻女之病,业于当日午时自愈。邻村术士来,曰:“狸妖已去,村民不受其魅矣!”刘某之楼遂工不峻而止。后数年,村中再无中邪者。日久,遐迩人皆以半截楼名其村焉。

吴家池子

邑之东南有孤、方二山。

宋初有名曰李坡者,寿光洛城人,仁义孝子也。赵匡胤敕封之为广陵侯,俗称“孤山爷”,司三潭四雨。孤山夷齐庙西有其祠。祠前有石潭,泉水荡漾。大明洪武间,湖广武冈人于子仁知昌乐县,爱民如子,降妖拿怪,卒封“方山爷”。

土人相传,二神得暇最喜对弈。

某年秋,方山周边大旱,方山爷求救于孤山爷,曰:“公专掌三潭四雨,何不借吾山泉一用?”对曰:“此泉天赐,讵可白送?如此,吾与汝对弈三局。若君两胜,可取此泉!”

方山爷果胜,遂以头巾包走泉水。经王家大山,驻足小憩。观此山北接李家山,南邻肖家山,三山相连如笔架然。而吴家山坐落三山之右,恰若砚石。正是一方胜景也!惜乎山前无水,故不能曰地灵……方山爷方如是自忖间,忽觉足下凉湿,低首看时,却是头巾包扎不严,泉水滴漏在地矣。其地遂生一泉,水清澈经岁不竭,泉池占地约亩余。后山西吴姓迁此,故称吴家池子。

时方山爷洒泉水于归途,凡所滴漏处,皆成泉源。如老鹰泉,黑虎池,槽子沟,王家河源,秦家河源……

民国时,寿光官家庄人张天佐把篆昌乐,籍此泉池立山东昌乐中学,代有才人辈出于斯,应验前人笔架宝砚好风水之卜。吴家池子,以是名闻遐迩。

龙鳞

旧传孤山老龙洞,一牧童入,捡一龙鳞大如蕉叶归。其母不知何物,为之缝制成履。童试之,辄行走如飞。翌日复来,露湿其履,晾洞外石上。乌云忽来,雷雨倾注。闪电击履,履倏尔不见。赤脚而还,行走已如常人矣。

孤峰夕照

  “孤峰夕照”为昌乐县老八景之一,明清两代邑令于子仁、贺基昌皆有诗题之。于诗曰:孤峰倒影大桥西,翠抹岚光望不迷。几片落霞真画屏,半天残照好诗题。斜坡童唱驱牛下,远树烟含待鸟栖。二圣祠前云渐合,晚风犹动草萋萋。贺诗曰:荒荒返照下林堤,影落层峦翠色低。片刻光犹争日月,千年青不了夷齐。无须戈挽停檐际,聊听轮侔挂柳西。牛背笛横吹暮霭,无边山景入新题。

邑城之东二十里,孤山东北隅有山曰牛山,山阴有村曰大桥,以村东有单孔大石桥(土人谓之东桥)而名之也。早年山里泉水淙淙,今无矣。仅于多雨季节,方可见山溪自牛山之上蜿蜒而下,至此形成一宽、深皆十余米之巨沟,土人谓之北沟。大桥即横贯北沟之上。据地方史志,自春秋战国历经秦汉隋唐直至明清民国,自长安往登州之驿道贯通西东。尝有不少文人墨客在此留下足迹及诗文。如有一首轶名前人诗作,颇值一读:北风袅袅亦多时,剧县新晴画里诗。流水寒鸦大桥驿,空山黄叶伯夷祠。试寻断碣荒苔藓,欲下残阳冷鬓丝。胜地石塘聊系马,青烟摇漾酒家旗。

大桥几经翻修,于今至少已存在1300余年矣。桥身均用当地所产青石砌成。桥面石板历经千年业已圆溜光滑。桥南桥北之缝隙中生有荆柯,铁干虬枝,桥之西南隅有一老槐,犹如巨大盆景,俱有古意及诗意。1938年,日寇在此制造“大桥惨案”,强杀民工十五人,焚毁民居七十五间,村落顿成废墟。

孤山北麓,除此大桥外,另有古石桥六,皆已湮埋于地下。七桥自东至西依次为:王义和造桥,在朱刘西村西。东小桥、东桥、西桥、西小桥,在大桥村。另有两桥在大桥村西十里堡村。此地多桥,乃因山水北流,冲出众多沟壑。秦汉以来,官路经此,桥不得不造。

 

 

 

  评论这张
 
阅读(110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