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喉医  

2017-05-20 07:09:42|  分类: 文言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邑之西南四十里,潍临路侧,有小村曰姬家庄,旧属北岩,今归乔官。其村地近临朐,山环水抱。若夫朝夕之时,伫立西山之上,远眺黑山、东山、乔山诸峰次第衔接如画,小村红瓦白璧悬于山半,下临西河,林壑尤美,诚一方之胜景也。

        村中有高姓,喉医三代祖传,善针灸之术,遐迩闻名。其祖曰明坚,父曰作超,子曰洪胜。前朝民初,某年一夕薄暮,大雪封地,寂无行旅,明坚公方于药房内灯烛下端坐翻阅医书,忽闻门外有履声,藉藉而至。俄见一青衣人,挑莲灯骞帘以入。公遂释黄卷,问客何来。青衣人恭敬告以意曰:“小人胡姓,近在邻境柳山,家有小儿患喉卧床。久仰良医高先生山斗,敢屈玉趾,救一命也。”俗语云:医者父母心。公固仁心仁术,遂匆忙收拾行装医箱,从之而出。青衣人于门前树桩解缰牵驴,嘱公曰:“高先生请骑驴。山陡路滑,必闭目莫挣,切记切记!”公从之。但觉坐骑毛发茸茸,细软腻滑不似驴背,心骇疑,自思计无所之,亦即听之,竟不敢作声,忐忑登路。青衣人则步从牵驴,若为仆。

        飘忽间至一处,青衣人曰:“到矣!”遂落地。及睁眼,驴已径自去。公随青衣人曲折而行,觉万户千门,迥非人间。又见一二褐衣翁媪,向青衣人问曰:“高先生来乎?”青衣人诺之。

       俄见一大门,上悬匾曰“胡府”。一老者降阶出迎,执宾主礼。三人拾级以入。室傍岩谷,灯火幽暗。既登堂,公闻榻上有野物呻吟。细审,则一幼狐偃卧,似有所苦。老者曰:“实言以告:吾本狐辈,今夜将敬求于先生,勿畏惧也。”事已至此,公唯唯而已。青衣人乃秉烛照榻,请公逼视。见喉内有一柘刺,深扎肉中。先生曰:“易哉。”乃以竹镊拔出,再送些消肿解毒草药,说些安慰言语,曰:“隔日可愈也”。幼狐稍安。老者喜,因杀鸡上茶。公且饱餐之。老者又曰:“先生扶伤救死,真回春妙手。吾家无以为报。向者,家父修炼青丘时,曾得银针一枚,虽是宝物,奈我等狐辈莫通此术,藏之无用。今银针赠与先生,可资先生济世以疗苍生也。”语毕,青衣人已双手呈上。——原来是一锦盒,开视之,内有银针一枚。公大喜,遂收讫称谢不已。闲谈少时,公曰天色晚已,将回家。老者遂命青衣人送客。复骑来时之物,至南音村岳丈家门前,仰视见星汉,东方已白,野色苍茫,远村已闻鸡鸣。青衣人忽逡巡惶顾,拱拜曰:“姑送至此,先生见谅矣!”嘱公睁眼,青衣人牵驴瞬间已渺。公之岳丈早起,骇见女婿卧于门前,忙问清早何故至此?公乃俱告原委。

        公以狐赠银针解除无数百姓病痛之苦,名声愈噪。后此针传与其子作超。某年秋,作超行医于临朐,遭遇倭寇盘查。见其掌绵软无茧,非是苦力把锄之手,竟曰其八路嫌疑,与其他三五子共送伪县长张品三处,将活埋也。是日中午,张自县衙归来,摇头叹曰:“可惜此人,将死于无辜矣!慈眉善目,如何会是八路?”张有小妾曰李氏,闻之,因问叹息可是何故,张辄细述之。李氏固良善而好奇,即求张携己前往以视。至监狱,李氏竟与作超相稔。——李氏幼时,作超先生尝为之治病。李氏夫妻遂说明于倭寇,释放作超。——银针宝物却为张品三缴去,后不知所终。作超再传仁寿之术于洪胜。惜乎后来西医日兴,国术式微不振久矣,洪胜辄养牛种田以为稻梁之谋,今竟沦为村中贫困户焉。

       岁在丁酉初夏四月二十日余与杰堂兄面聆于姬家庄高洪胜先生,草于二十四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