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其安

刘其安的博客

 
 
 

日志

 
 

春风吹梦到渠丘 (补发2016年5月一篇)  

2017-05-23 22:27:27|  分类: 我的白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不是渠丘山中的桃李花,你哪会理解我的夙愿。

夙愿是一粒别有深情的种子,不管它撒落在多么贫瘠的土地,一旦感受到春天的和风细雨,便会破土萌芽。

那一年,你把一粒夙愿种在我的心田,浇上一瓢清冽的山泉水,便飘然飞走,像一朵天边的白云,一去经年,杳无音耗。

而夙愿一直在等待发芽,却等不来一个适宜的春天。

花白胡子的时光老人,无意间想起了你和这粒几乎等同埋葬于我心底的闪闪发光的种子。于是种子被播撒在一个叫做“留住乡愁”的微信群。这里气候温暖,土壤肥沃,水分充足。一缕阳光洒下来,种子躺在散发着水气的沟垄里,被迟来的春风吹醒,终于如愿以偿。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夙愿带上单反,带上深情,和另外的几个夙愿们结伴,驱车前往那个叫做辉渠的美丽山乡,看桃李花,看古村落。

一个叫做落鸦石的村子,听名字就充满了诗情画意。层层的梯田,漫山遍野都是桃花。盛花期将过,一阵风吹来,粉红的花瓣就簌簌的飘撒着,树下已经是落英缤纷。我不禁感叹有些姗姗来迟。然而细细想来,世事人生,岂非往往如此,怎会尽如人意,遗憾总是有的。我必然会来看桃花,却需要偶然有机会。既然是来得偶然,就忽略来得有些晚吧。能够来看桃花,已经算是幸运了。落花飞雪何茫茫,化作春泥更护花,能看到这样的景象,体会这样的诗意,也许能够让人感觉到更高境界的人生,讵可像杜牧那样作“自恨寻芳到已迟”的慨叹?

桃花丛里,熙熙攘攘的都是游人。一个举着手机在玩自拍的蓝衣女子,那是你吗?一个在桃花树下寻寻觅觅挖野菜的红衣女子,那是你吗?一个站在枝桠间凝望镜头的绿衣女子,那是你吗?哦,她们一定都不是吧。因为感觉里她们像我一样,都是慕名来了却心愿的外乡人。忽然看见一个在山坡桃林中挥锄松土的中年女子,正在把一地散落的花瓣翻进泥土,让我想起少年时代看过的戴敦邦先生画的黛玉葬花图,还有那首令人伤感的诗《葬花吟》。女子看上去柔弱而坚强,她身上有你母亲当年的影子吧?

另一个叫做涝坡村的地方,东边和西边都是大山,树木房屋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石屋,石墙,石街,石桥,石磨,石碾,俨然就是石头的世界。潺潺的泉水,优哉游哉的鹅鸭;碧碧的菜畦,翡绿翠绿的葱韮。山坡上石缝里长出来横斜的老树;胡同里门洞中跑出来顾盼的花猫。沧桑的圩寨和炮楼,幽幽的射孔,斑斑的弹迹,袅袅的炊烟,青青的苔痕,仿佛在诉说着过去的故事;山坡上沟壑边的桃花梨花、榆树柳树,以及其它一些不知名字的花和树,都在吐露着一样的生机,不同的色彩。小河边洗衣服的村妇,一边撩起清清的山泉水,一边喁喁喃喃地拉着家常;家门口荡秋千的山娃,被小伙伴十分用力地送到半空去,却没有像你当年那样胆怯得惊叫着跳下来,但我却从中看到了你童年的天真。镜头前跑出一个羞涩的小女孩,飞快地躲到妈妈裙裾里去,那是你吗?哦,应该是吧?石墩上坐了一位抱孩子的妇女,那是你的母亲吗?是吧是吧,你看她那白皙善良的脸庞,正是当年你母亲的模样。石桥上坐着一位神情略显忧郁的老奶奶,那是你的外婆吗?哦,是吧是吧,你看她那虽然有些弯曲但却硬朗结实的脊背,慈祥红润的童颜,一定是曾经背着童年的你走遍了山村的大街小巷,角角落落。

啊,时光穿越数十年,在辉渠的山村,依稀仿佛,我看到了昔日柔情的你,还有你的母亲和外婆。掬起一捧清冽甘凉的山泉水,暮然发现,多少年魂牵梦绕的夙愿,原来就是那山村大路旁一株不知名的百年老树。在三月的春风里,沧桑皴皮的老树正抽出嫩绿的芽来,生机勃勃而情深韵远。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